• <div id="sscqy"><tr id="sscqy"></tr></div>
  • <dl id="sscqy"></dl>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混沌的国际金融与储备改革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4  浏览:99
      中国和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改革委员会都曾呼吁建立新的全球储备体系。建立新的全球储备体系问题,应该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货币金融委员会下次会议的首要议题。
      要求建立新的全球储备体系所基于的核心观点相当简单:长期来看,国际货币体系不可能建立在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之上——比利时裔美国人罗伯特·特里?#20197;?#22312;半个世纪之前就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世纪60年代创立特别提款权(SDRs),就是因为世界各国认识到了这一根本问题。
      世界自20世纪70年代早期以来所经历的美元本位制度,有三个根本的缺陷。首先,与之前所有的制度一样,美元本位制度是让国际收支逆差的国?#39029;?#25285;调节收支平衡的责任,而不是让国际收支顺差的国?#39029;?#25285;这个责任。在此主要的例外是美国,由于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到目前为止,美国都可以通过发行由世界上其他国?#39029;?#26377;的美元债务的方式,为其国际收支赤字筹集资金。
      其次,当前的国际储备体系是不稳定的,因为它使主要储备货币的价值?#35272;?#20110;美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美国国际收支和相关的国内赤字的变化。自从1971年黄金-美元平价被抛弃以来,世界经历了美元价值和美国经常账户?#25214;?#21095;烈的周期波动。美元已经失去了任何作为储备资产都应该具备的东西?#20309;?#23450;的价值。中国中央银行行长最近也强调了这个基本观点。
      第三,当前的国际储备体系是不公平的,因为它迫使资?#21019;?#21457;展中国家向提供储备货币的工业国家转移。这种转移在过去二十年里?#26412;?#22686;加,而在这段时间里,发展中国家抵御世界金融动荡的主要方式就是积累国际储备。
      在2007年年底,不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持有相当于它们GDP的20.6%的外汇储备,而这些国家在1990年的外汇储备只占它们GDP的 3.7%。这引起了世界经济中巨大的不对称,因为不包括日本在内的工业国家,外汇储备只占它们GDP的2.6%。造成这一现象的一个基本原因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是各国可以获得的唯一的“集体保险”,而这?#25191;?#27454;的数量有限而且要求的条件很高。
      必须强调的是,建立在相互竞争的储备货币基础上的国际储备体系,解决不了当前的国际储备体系的不稳定和不平等问题,事实上,它还会带来另一个问题:主要储备货币汇率的不稳定问题。实际上,在当前的国家储备体系中,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
      由于当前的国际储备货币安排存在以上的缺陷,所以,新的世界货币体系必须建立在真正的全球储备货币基础之上:这种真正的全球储备货币是一个得到世界各国中央银行支持的信用货币。人们在20世纪60年代创设特别提款权时,就是希望创设这?#20013;?#29992;货币,而建立新的国际储备体系的过程必须通过将特别提款权转换成这种全球货币的方式来完成。
      建立在特别提款权基础上的国际储备体系的主要优势是,它可以提供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可以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经济危机时期,以灵活的方式用其自有资金向成员国提供贷款,从而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用和众多中央银行在最近几个月大规模提供贷款同样的方式,发挥作用。它也是一个在危机时期,比G20再次支持的由少数几个国家(“借款安排”)提供信用额度更好的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资金的机制,因为它是真正的不依靠任何一个单一国家的多边融资方式。
      要想让这样的体系起作用,发展中国家认识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是一个不错的“集体保险”、因此它们对外汇储备的需求会下降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意味着在出现国际收支平衡危机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快速提供贷款,并且在提供贷款的时候没有过去那种沉重的条件要求,特别是当国际收支平衡危机是源于资本流动的快速逆转或者贸易条件的?#26412;?#24694;化时,尤其应该如此。
      今年三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采取了措施,特别是通过为了预防危机而创设的灵活信贷额?#21462;?#25193;大其他的信贷额度以及修改贷款条件(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多的依靠事前设定条件,取消了结构性表现标准)的方式,在向这个方向进行努力。新的信贷额度的主要问题是,它有不适当地将发展中国家分成两类的风险,而这对发展中国家来?#25285;?#20250;产生重大的额外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这里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即重新回到约翰·梅纳得·凯恩斯的建议上来:给予所有成员国透支(或者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术语来?#25285;?#25552;款)额度,随着成员国不?#31995;?#20351;用透支额度,它们最终将不得不申请正式的贷款计划;而透支额度又可以通过特别提款权的抗周期发行来获得资金支持。
      国际储备体系改革也应?#27599;?#34385;建立一个可以使各国将其当前的美元(以及欧元、日元和英镑)资产?#19968;懷商?#21035;提款权的机制,从而避免在过渡到新体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混乱。正如弗雷德·伯格斯坦提醒我们的那样,这一机制已经以198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过的“替换账户”的?#38382;?#23384;在了。
      现在是扩大全球金融改革议程?#27573;?#30340;时候了。全球金融改革到目前为止,仍然只关注着一些关键但是有限的问题——尤其是金融监管问题。改革全球储备体系必须成为更广泛的全球金融改革议程的一部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23433;?#32463;

    关键字: 储备 改革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鼎盛彩票是真的吗?
  • <div id="sscqy"><tr id="sscqy"></tr></div>
  • <dl id="sscqy"></dl>
  • <div id="sscqy"><tr id="sscqy"></tr></div>
  • <dl id="sscqy"></dl>
    山东群英会直播视频 福建22选5头奖多少钱 王中王彩民透码45111 搜索吉林时时彩 千禧3d试机号分析总汇 推筒子二八杠棋牌定制 500彩票网年报 双色球尾号走试图坐标 福建11选5投注 码报资料图生肖2019 体彩七位数开奖 七乐彩走势图2019年 组六稳赚的投注技巧 加拿大辛运28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