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sscqy"><tr id="sscqy"></tr></div>
  • <dl id="sscqy"></dl>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珠三角,真问题何在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4  浏览:118
      30年改革开放的排头兵——珠三角,如今正在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
      自从2007年汪洋出任广东省委书记,提出要进行新一轮思想解放之后,珠三角的未来命运就进入一个众说纷纭、焦虑与期待交织的时期。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更增加了特殊时期的波谲云诡的色?#30465;?#26082;然外向型经济导向已经遭遇巨大挫折,迟早要进行转型;既然环?#22330;?#22303;地、能源等资源的支撑已经不堪重负,需要寻找比较效益更高的方向,那未来的路怎么走?
      目前来看,?#24179;?#36825;一困局的有利之处在于,在国家战?#22278;?#38754;,珠三角获得了继续现行先试的授权。这是似曾相识的一幕。改革开放,珠三角的崛起,除了众多复杂的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先走一步形成的各种体制落差:先开放,包括对内和对外;为了开放,给予各种优惠政策。不同之处在于,过去的体制落差,历经30年,伴随整个国家战略、法制和财税的统一以及争先恐后的招商竞争,整个落差已经逐渐被抹平了。
      先行者的难题
      如今要“先行先试”,形成新的落差,是一项更为艰?#35757;?#20107;业。这至少是由两个原因决定的。
      第一个就是,无论是自主创新,还是行政管理体制、社会管理体制、价格体制等方面的先试,大多是进入改革深水区。其间的矛盾,除了意识形态的因素之外,大多是来自于逐渐固化的利益结构。减法,相对于加法来说,难做得多。
      第二个,就是在经济结构的转型中,政府的有为、无为之间的界限更难以把握。腾笼换鸟、双转移、同城化、珠三角一小时生活圈、大部制改革等,属于政府强势有为的范畴。当政府作为是在自?#20197;?#26463;权力、改善基础设施、促进人力资源流动和成长的时候,事情的结果往往比较有利。当事情涉及具体而微的产业、行业,尤其是面对数量庞大的民间经济的时候,政府的强势有为有时候未必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如果事情靠每亩工业生产值这样的考核指标就可以解决,那么世界上恐怕就不会有经济奇迹的崛起和没落。
      就以产业升级这个人们最关心的命题为例。无数专?#24050;?#32773;批评珠三角产业升级缓慢和进退维?#21462;?#23601;在当下,珠三角技工荒的现象已经十分突出。官方的智囊提出,珠三角产业升级的最大瓶颈并不是高级研发人才短缺,而是?#23567;?#39640;级技工短缺。据统计,即使在受金融危机影响严重的2008年前3季度,广东省技能人才缺口也高达71.5万人。为适应珠三角产业升级,广东省每年应培养技能人才1000万人,其中中高级技能人才要达30%。
      看起来,政府真金白银的投入,改善劳工权益,都是应该要立即做的。但问题在于:作为一个媒体力量相对发达,公权力相互制衡相对突出(比如人大代表对政府),民间社会相对强大的区域,为什么在人力资源方面却一直停留在最原始的阶段?
      再联系到广东企?#21040;?#20026;人诟病的“老板文化”、企业合作比竞争难、职业经理人制度停滞不前等现象,这一问题更加突出。危险的是,珠三角诸多行业的主动权正在丧失,无论是渠道的整合,还是新的内需市场开拓,在很多方面已经落到了国内同行的后面。而这种主动权的丧失,只是着急、下命令,是无法解决的。当管理都是处于粗放阶段的时候,人们怎么期望对于新的内需市场的细致开拓和整合?当制造业本身?#21363;?#20110;原始阶段的时候,产业升级又如何可行?
      成长者的觉醒
      无论是健康的企业文化、企业之间的合作、健全的职业经理人制?#21462;?#20225;业走研发生存的道路,都难以?#23458;?#37096;力量的一声令下而改变。它更多的是一种内生性的成长过程。就以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为例,现在人们更多的寄希望于资本市场的作用。但从西方的历史看,它是与管理成为一门科学、人力资?#39048;任?#36136;资本更重要的时代演变进程密不可分的。
      但这一?#24418;?#20160;么没有在珠三角发生或者说更普遍的发生?是这一方水土已经太习惯了“拿来主义”?是珠三角已经太习惯于吃土地的利益?#22303;?#20215;劳动力的便宜,而无法自拔了吗?珠三角的以产业高端化为?#34892;?#30340;经济问题如何能够被还原为更广大的文化、社会和政治问题,以便寻找和奠定更长远抱负的扎实根基?
      答案也许应在内生性之中寻找。内生性可以界定政府有为和无为的边界之所在。任何政府行为都有被层层扭曲的危险,比如双转移可能就会搞成简单的企业转移,而忽视了本来产业链的生长。通过对于内生性的把握,就是要把握真问题。比如说设立高端产业和制造业本身的提升怎么可以并重?珠三角的核心问题到?#36164;?#25552;升制造业,还是片面地设立高端产业?
      在全国范围内,珠三角是一个媒体力量相对发达,公权力相互制衡相对突出(比如人大代表对政府),民间社会相对强大的区域。这样的环境本来可以在塑造区域经济特色中起到极大的作用。按理说,这些积极方面的存在早就应?#27599;?#20197;纠正珠三角经济中的某些?#22909;?#38382;题,但?#23548;?#19978;并没有多少激动的故事发生。如果这些积极的方面和经济问题之间不能打通,别说高端产业,就是制造业本身的升级都会处于迟滞的状态。因为,破除路径?#35272;擔?#24517;须?#34892;?#30340;积极的力量来打破固有格局。政府把马云请来说法,只是一个象征性姿态,?#24425;?#24517;须“返求诸己”。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珠角 问题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鼎盛彩票是真的吗?
  • <div id="sscqy"><tr id="sscqy"></tr></div>
  • <dl id="sscqy"></dl>
  • <div id="sscqy"><tr id="sscqy"></tr></div>
  • <dl id="sscqy"></dl>
    扑克牌图片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 山西11选5走势图表分析 七星彩手机版杀号软件 德甲赛程表 世界杯法甲球队 泽尼特中国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6真钱游戏平台 安徽25选5开奖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期%包中特码 竞彩官方很有特点 新疆35选7玩发 排列五走势图3000期